Nohg

头像本人 不要问了

唧唧歪歪的怎么那么讨厌呐,快给我睡觉去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活得可真假。
明明过得不怎么样,硬是打肿脸充胖子,偏都在社交软件上装出一副高高兴兴每天都很充实的样子,诉苦没地儿诉,又没胆量发些消极的东西,生怕给别人戳穿了积极乐观的那层皮儿。
特没意思,有时候我翻翻自己的朋友圈空间之类的东西,都正能量地让我自己笑出来,太可乐了,一边想着“哎哟烦死了”恨不得从五楼一跃而下,一边在手机上打出来几个段子跟一串儿哈哈哈,得来几个礼貌性的赞和哈哈哈,这就算完成社交任务了。其实我知道我写的段子一点也不好笑。
秀恩爱的,秀成绩的,秀家里钱的,嗨哟,这我一个没有,但他们过得是不是真的向社交软件上那样好,还是只是充充面儿,就不得而知了。
一到有什么重大活动或节日,我那朋友圈跟比赛似的,谁也怕落下自个,争奇斗艳姹紫嫣红,嗬,盛况堪比2018奥运会开幕式。
我有时候觉得我自己特酸,自己过得像摊稀泥还不许别人记录记录生活了,人家快乐幸福,你瞎掺和什么啊。
我本来想说,大家别看我这幅要死不死的样子,生活中我是个很积极向上的人的。
后来想想算了,反正也没人看我,管他呢,丧就丧吧。

唉,活在这世上哪有谁不苦呢,你也苦,我也苦,大家各有各的苦法,谁不是呢。
有什么好说的呢,谁我也救不了。我连自己都踉踉跄跄地走不稳,谈什么救人,嗐。
“人的悲欢并不相通,人的苦难却大致相同。”
不值,真不值当。
还是好好活下去吧。

今天看电影,又哭了。
我的哭点奇怪的很,总在明明不是中心内容和重要的地方哭。
女主的爸爸说,你是我的骄傲。
我就受不了了,我眼泪决堤,我哭哭啼啼,我泣涕涟涟。
又听到我爸叹气了。
唉,真对不起呀。
又没有努力,又玩去了,又糟糕透顶。
人生活成这样,可真憋屈。
心安理得地当个废物也是挺难做的一件事。

10.21

嗐,到现在我爸叹口气,我都胆战心惊老半天。
怂啊,怕啊,没办法啊,条件反射了
还行,比大气儿也不敢出那段时间好太多,好了不是一星半点。

很喜欢的两个视频里的截图
生活已经这样痛苦了,还是做点喜欢的事吧,管他呢。
我也好想试一试在大货车里荡秋千的感觉,一边晃一边一副高傲的样子俯视着下面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一脸惊讶举着手机录像的人们,好像一个国王在检阅士兵。心想:你们永远也无法体会到我的快乐。

这首歌的词我初三写作文时常用到,大抵也是一知半解,强装作了解,未曾体会个中滋味。

忽的一下回过头去,竟也已是三年。

那些温暖的、闪着光的人们,也一个一个远去。像冬日里晶莹的雪、初夏飞散的柳絮和窗外悠然的云。
抓不住。

“时间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真的好快好快呀,那个追着我死缠烂打地要作业,总愁眉苦脸地背着英文单词的男孩子如今也要出国留学,会客客气气地在qq里同我道别,学习着我看也看不懂的语言,会把外国蚂蚁写成漂亮的花体字。

但我们依然会在聊天时同时打出一模一样的话,就好像还坐在三年前拼在一起的两张桌子上,异口同声地说出同一句话,一起起哄前桌的男孩子,一起在上英语课的时候一个小声地唱“两个眼睛一个嘴巴”,另一个唱“看看我呀亲亲我”,一起装模作样地“谢谢你”“不客气”“你真好”“没关系”。

我常骂他是小娘gay,给他起了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外号,就连现在给他的备注仍是他的外号。我们每天不务正业地编了一大堆梗,即使我现在记不起来,也依然觉得是很好笑的事情。

有太多太多有趣的东西,怕是写一晚上都写不完,我懒得一件件讲出来,却又生怕有一天我全部忘得精光,该是多可惜的一件事。

大概总是要远去的。

万幸,永不磨灭的是曾经存在过的经历和千丝万缕的联系,总有一日会重新相遇,开始。重逢终会到来。

“一个人要是学会了回忆,就再不会孤独。”

再会。

  2018年9月27日晚6点48分,巨大的玫瑰色鲸鱼从头顶飞过。

郑重发誓

我卫某以后要再在地理课上画画摸鱼不好好听课  我就是猪头
以此为证
2018.9.26